中国高校为何如此热衷改名?

2019-12-02 15:45:33 

每位记者:余瑞军实习记者:程晓玲每位编辑:刘艳梅

在开始今天的话题之前,我想告诉你一个小故事——

同学甲:“大家好,我毕业于上海纺织职业技术学院,获得华东纺织职业技术学院学士学位,中国纺织大学硕士学位,东华大学博士学位……”

公司人力资源部:“情况如何??"?

同学甲:“他们是同一所大学!”

这个例行程序听起来熟悉吗?东华大学不是第一所也显然不会是最后一所如此热衷于“变脸”的大学。

程叔叔可能数过了。仅今年9月份以来,福建、广东、安徽、浙江、江苏、山西等地的16所高校陆续收到申请更名或迎来新发展的消息。结果,一些网民开玩笑说:“我回家过暑假,在学期开始时甚至找不到我母校的名字……”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5月底,全国1243所大学(不包括香港、澳门和台湾)中的794所自1981年以来至少更名一次。在其余的学校中,有324所是1981年以后建立的。换句话说,从1981年到2017年,只有125所大学没有更名。

此后,在教育部于2018年和2019年公布的“待批准高等学校名单”中,又有51所高等学校相继获得批准。

那么,为什么国内大学如此渴望给自己重新命名呢?

照片来源:摄影网络

在探究原因之前,有必要弄清楚:这些大学是如何更名的?总而言之,大致有三种类型:

常规1:地理范围由小变大,由原来的城市名称变为省、地理区域甚至“国家”的名称。

例如,改变地名时,可以用“广东”代替“广州”,用“河南”代替“郑州”。如果很难批准省会和名称,就应该努力依靠边界更加模糊的地区名称。用“四川北部”自然比用“南充”好,“北部湾”比用“钦州”好得多。简而言之,一个人应该放弃“土味”,而不是“在角落里安顿下来”。

长期以来,高校一直是其所在地和城市的重要名片,地名的识别对高校的发展也至关重要。也有许多大学以这种方式成功更名。

例如,当时中国唯一的国家重点综合性海洋大学——中国海洋大学(China Ocean University),已经从“山东海洋大学”成功进入“国家”顶尖大学,成为“青岛海洋大学”。它已经改名好几次了,最后,凭借“全国独一无二”的金招牌,进入了扩招的“黄金时代”。

例程2:尝试模糊或扩展专业术语。最初的职业学校逐渐“去专业化”,向综合性学校靠拢。

根据网易的统计,从1981年到2017年,全国有143所学院和大学从他们的名字中“抹去”了专业名称,其中112所是师范学院和大学。对此,教育部还明确规定,在“十三五”期间,我国所有181所师范大学都不会更名或摘掉帽子,将重点放在教师培训这一主要工作上。

除了师范大学之外,一些具有鲜明专业特色的大学也在努力使校名中的“专业词汇”听起来更主流、更受欢迎。最典型的是,在2019年,“科学和技术”一词将出现175次,“科学和技术”一词将出现98次,“金融和经济”一词将出现53次。

常规3:逐步实现从职业学校到大学再到大学的提升。

在许多重新命名的“惯例”中,最典型的是从大学到大学的转变。

在分析了教育部过去两年公布的“待批高校名单”后,程叔叔发现有20所高校更名为“大学”,占比达教育部批准的高校总数的39%。

在教育部公布的2018年和2019年“待批高校名单”中,从“学院”改为“大学”的高校名单统计数据从教育部官方网站获得。

今年9月以来,在福建、广东、安徽、浙江、江苏、山西等18所上报更名申请进展情况的高校中,有12所(占近70%)申请了“高校更名”类别。在其余6所大学中,5所是“独立学院转学”,1所是“本科层次的试点职业教育”。

各地近期公布的部分高校更名申请统计资料来源:省教育厅和各高校官方网站

不难看出,无论是改变地区、专业还是大学,趋势都是向“大”转变,而且越大越好。

众所周知,如何吸引优秀学生是高校发展的重中之重。吸引候选人的因素取决于他们的“技能”:口碑、教师、历史背景以及教学和研究水平。也许,它没有重命名那么快。

毕竟,教师、内部信息等等都需要积累,实现飞跃不是“一夜之间”的事。相比之下,“高中”的名称往往具有更直接的影响——从某种意义上说,从“学院”到“大学”的转变不仅意味着学校行政水平的“提升”,还意味着教育经费、学科设置、招生规模、教师就业等领域的“权力扩张”。

然而,从提交申报到教育部批准,这一过程只需一两年时间。因此,更名成为大学寻求“跨越式发展”的捷径。

2006年,重庆邮电学院和重庆交通学院都更名为“大学”,第二年招生“全盛”。

2010年,河南财经学院与河南政法干部学院合并,更名为河南经济法学院。当年,部分专业被纳入一批本科招生水平,其优秀专业的录取分数甚至达到郑州大学和河南大学。

另一个例子是北部湾大学,去年11月底刚刚获得教育部批准。其前身钦州大学原本是一所普通的市立大学,被更名为“连接广西和东南亚的重要桥梁”。今年6月成功更名的江苏海洋大学(原名淮海工学院)也已由江苏省政府明确提出:“这是苏北第一所以连云港为国内沿海开放城市而建立的综合性大学。它将发展自己的特色,在成为一个强大的海洋国家的道路上培养更多的人才。”

照片来源:摄影网络

一些大学教师坦率地承认,“学院”教授在申请科研项目时经常遇到困难,而在与其他“大学”级大学联合申请时,他们往往可以立即批准申请,“事实上,项目是由我们自己完成的,而其他人只是名义上的”。

一个更现实的问题是教育经费。今年1月,福建省教育厅公布了普通本科院校建设目标(2018-2020年)责任文件,建议每年对全省本科院校年度建设绩效进行分类评估,并对绩效资金进行分类审批。其中,许多大学的目标责任包括“更名”。换句话说,更名的成功与高校的年度经费直接相关。

对此,同济大学学者吕健的相关研究也显示:“无论学校水平是否真的有所提高,只要更名,学校的教育支出肯定会增加。”

当然,大学也有改名的“门槛”,这不是他们想改变的。

根据国务院发布的《普通高等学校设立暂行条例》,普通高等学校的设立应当根据其人才培养目标、学科、规模、领导体制、地点等确定名副其实的学校名称。

其中,高校有相应的标准-

对于那些被称为大学的人来说,文科、政法、财经、教育、科学、工程、农林和医学八个学科中应该有三个或更多不同的学科作为主要学科。全日制学生的计划规模超过5000人。

对于那些被称为学院的人来说,上述学科中只有一个应该作为主要学科。全日制学生的计划超过3000人。

在高校扩招和利益驱动的背景下,中国高校的名称越来越相似。用网民的话说:“华东、华北、华南、华中对华东、华东、华南、华北...各种安排和组合都很愚蠢,难以区分。”

因为有很多名字重复和“打架”的案例——最近的例子是广州大学的阮华软件学院打算申请改为“广州理工学院”。广州理工大学立即跳出来表示反对,因为这正是后者的前一个名字。

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看来,这一切背后的驱动力实际上是行政评估制度、公众舆论和大学本身的合力。

“在现有的教育评价体系下,高校仍然存在等级观念。许多人认为‘大学’比‘学院’高一个档次。”

熊丙奇告诉程叔叔,目前,在评估一所学校时,社会经常陷入“以学校的名字来学习”的怪圈,习惯性地将学校的教学水平、质量和名称联系起来。一些地方政府甚至将推动大学更名作为一项成就项目,并推广基于学校规模等量化指标的行政评价体系。就学校而言,从“学院”到“大学”的转变不仅可以提升社会形象,还可以进一步拓展自身的教育资源和发展空间。

大学比学院更“先进”的想法甚至影响了外国大学。“中国大学现在不仅喜欢改名,而且一些美国学校在从中国招生时不再使用原来的‘学院’,即学院,而是改名为大学。”熊丙奇说。

教育部也注意到了这一现象。早在2017年,《关于“十三五”期间高等学校建设的意见》就明确指出:

一些高校定位不清,热衷于升级或更名,盲目增加学科和专业,弱化办学特色,有明显同质化倾向。各地要坚决纠正对部分高校完善的贪婪。为了将高校盲目更名升级为综合多学科发展的趋势,应严格按照标准批准“学院”更名为“大学”,有效引导现有高校将精力和资源投入到特殊学科的建设和内涵发展中。

然而,面对近年来不断升温的高校“更名热”,这种声音似乎被淹没了。

国家商业日报

beplay 江苏福彩快三 江西快三 彩票江苏快三 福建11选5

随机推荐